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滨驿站

宇宙混沌始,庸人自忧之。独钓东海滨,正值西风起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阿土伯  

2009-08-09 12:40:28|  分类: 谈古说今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阿土伯

  阿土伯去世了,大家平静传开,没有什么特别表情。

  乘台风“莫拉克”发威的间隙,和老同事去悼念他,他的灵堂设在设施不错的村里老人公寓里,相框里的他还是老样子,面无表情。

  阿土伯给我记忆最深的一幕是,刚调入学校的某一天,不知什么事,到学校东北角食堂旁一间阴暗的小房间,看到阿土伯正油印着讲义,一只手推一下压棍,提起纱窗,翻过一张讲义,一遍一遍地重复着,慢条斯理。手颤颤抖抖的,剃了个平头,扁扁的鼻子上布满红丝。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酒精味,仔细一瞧,油印机旁正放着一小杯烧酒。不一会儿,阿土伯端起酒杯,轻轻呷了一下,舒展一下眉头,继续油印。与其说呷了一下,不如说舔一下,润一下舌尖,据说一两烧酒可以消磨半天。

  随着对环境的熟悉,关于阿土伯的闲情逸事渐渐地知道多了起来。阿土伯是当过相当于县委常委职务这样的一个人物,阿土伯常被人提起的是文革期间及以后的事,阿土伯原是一个公社造反派的头头,当时腰插两把手枪,身后跟着一大帮扛旗背枪的少男少女,威风凛凛,并据此进入县革委会,可谓出尽风头。后来以工农兵的名义推荐到杭州大学政治系学习,大学毕业后由于路线问题,被分配到碧山中学教书,与其说教书不如说挨斗,经常被变法子批斗,于是迷上了酒,再后来不批斗了,世道也正常了,但杜康的情结却一直伴随着他,经常醉眼朦胧地去上课,据一些老先生说,甚至上课上到一半都睡着了。

  后来出了件大事彻底改变了他,他生了三个女儿,虽老婆是农村户口,根据政策还是做节育手术,他选择了男性结扎,阿土伯就懵懂地去做了手术,不幸的是手术失败了,半年以后还有血尿,体质大幅下降,后来就不教书了,做些后勤工作。阿土伯亲口对我说起,这件事伤了他的心,要了他的半条命。

  随着改革开放越来越深入,阿土伯所处郊区的村里的土地越来越值钱了,三个女儿分到的地基值一大笔钱,发财了。可身体却越来越虚弱,就病休了。由于还是没完没了地喝酒,没过几年就中风偏瘫了,我到过他家看他,怪可怜的,我问他还喝酒吗,他说不能喝了。

  去年他正式办理了退休手续,没想到这么快就去世了。他以中教二级的职称退休的,他说当年太谦虚了,只报中教二级,以他的资格报中教一级是绝对没问题的,上级也是批准的,只可惜听信了学区的某个领导。

  阿土伯几乎与共和国同龄,共和国在他身上又留下多少印痕呢?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